即使你真的很不像,
不過必須承認,這樣的演練讓我有一點懂了。
但其實我也是勇敢的啊。(這算是一種辯解吧,我也抽了狡辯牌)

 

相對於說出口的那種勇敢,
我的勇敢,是接受事實。

 

一種是壓力的釋放;

一種,是把壓力往自己肩上放。

 

就像拳擊手和沙包。

 

拳手不在乎是否會毀壞鍾愛的沙包而使出一記嚴厲的鉤拳;
沙包不在乎一記鉤拳會落得有多重

兩者都希望可以知道自己的能耐。 
-----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indooxx 的頭像
windooxx

等待世界末日

windoox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